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罗浮生x罗非】齁甜软糖,身体缩小,有假车

斥:

警告:罗非身体缩小。


无脑甜,就是甜甜甜,快打,结尾有假车


看到 @爬墙的速度比画画快 太太画的小罗非,控制不住自己了...
————————————————————



罗非是被闷醒的。


这就算个离奇事件了,他罗探长生活极其讲究,睡觉从来都是四平八稳,姿势都不带变的。


在睡梦中就开始动用灵活大脑进行推理的罗非,睁眼之后发现自己被裹进了一个窝窝里,四面八方的布料把他的脸堵的严严实实,眼见着就要只剩进气,没个出气了。


求生欲迫使他把那些个大胆猜想、小心论证一股脑抛到了屁股后面,化成了一把火烧着他手脚并用地往上爬。


等他呼——地喘出一口气,把整个汗津津的脑袋露在空气里,并且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之后,这才拨了拨黏在脑门上的刘海儿,掐了把自己潮红的脸蛋,晃着神清醒过来——


所以他现在是变小了?!



如果说一个天才侦探这辈子最不想面对的事情是什么,那罗非一定会说。


是下不来床。


他现在也就比一个巴掌长点儿,不过值得庆贺的是,他的一套丝绸睡衣也跟着一块缩水了,不至于光着屁股到处跑。


罗非双手揪住被角,扭着腰一点点的往床沿边上蹭,好不容易蹭到了目的地,探出一只还没牙签长的小腿悬在半空中点了点,接着又马上缩了回去。


他半个毛绒绒的脑袋都埋进了被角,把那小块布料陷进去一个拳头大小的窝,颤颤巍巍地抬起半边脸往身后瞥了一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又是整个人吓得一哆嗦,扭着屁股就又钻回了床中央。


他是个智商超群的侦探,不代表他就不恐高。


于是,天才、冷静、自持、臭屁...又怂又惜命的罗探长,此刻两手扒着自己的脚尖,只靠屁股保持平衡,前后点点,一脸的抑郁。


好想去实验桌上研究一下他这个突变是什么原理。


啪——地把自己摊成一小张软趴趴的面饼的罗非,在再度睡过去前,意难平地思考到。



第二次被打搅清梦,是直接被吊到了半空中。


失重的感觉让他不仅清醒了,还吓得形象全无地哇哇大叫,在空中极其慌张的手脚扑腾成了一团,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一双腿死死箍住了那只把自己提溜起来的手。


现在他整个人都扒着那根手指,像个牛皮糖一样黏着,把眼睛闭得死紧好像这么瞎用力就能确保安全似得。


罗浮生感觉自己在做梦。


他昨天借着三壶二锅头,这才把自己的脸皮喝薄了,缠着罗非跟个二百五似得非要赖人家家里不走,底下一片弟兄看得是目瞪口呆。


可生哥这一大早还没来得及从昨天那壮举的臊劲里缓过来,就一拍脑袋首先想起了罗非的住址,强忍着心花怒放的意思交代完了堂口的事,忙不迭就赶到了罗非家门口。


——他还顺便站在门口理了理发型,换了好几次表情才调整成惯用的那张阎王似得冷面,轻咳了一声直接推门。


居然进了。


但是这一切的惊喜,在他搜寻过一屋子发现并没有探长身影之后,彻底凉了下去。


直到,他看见了被褥上凹进去的那个小窝。


和里头小小的,肚皮一鼓一鼓的小小侦探。


生哥是个实诚人,他只想爆粗。



于是就变成了。


威风八面的黑帮大佬,兜里揣着个暖乎乎的,还在扑腾的小团子逛街的景色。


罗浮生似乎对这一切接受的有点过快了。


不仅快,他还满心欢喜,只是从那张绷着的脸上看不出来而已。


罗非原本就没几两肉,全靠衣服撑,现在只有巴掌大,缩在罗浮生宽大的衣兜里也只顶了个小包出来,小家伙两手扒着兜沿只敢露半截毛出来,滴溜着一双眼睛往外瞅。


罗浮生哪儿还记得看路,光盯着那个小小的脑袋,听着罗非叽里呱啦的胡扯。


也不是胡扯,他是在分析案情。


但是为着那小身体发不出多大的音,他说话都得高个八度,语速一块就像在叽叽咕咕地撒娇,尾音还带着习惯性的语气词,活像揣在掌心就软成水的小仓鼠。


罗浮生真的不想做人了。


“你到底听到了没有!”这回小仓鼠的语气里带了焦躁,“我说,你心跳声太大打扰到我思考了!”


好嘛,自己选的,赖谁。


忍着。



“你刚说,这回是个偷珠宝的?”


罗浮生低下头,把自己的衣兜扒开了点儿,压低嗓音问道。


罗非只穿了一条睡袍,于是罗浮生还在兜里塞满了棉花。他蜷在棉花堆里,顶着一头未经打理的乱毛,皮肤嫩得要滴水,像个瓷娃娃。


如果他不说话的话。


“你能不能别凑过来,嘴很臭。”


瓷娃娃?欠收拾的小耗子。


“对,那个家里开珠宝店的二世祖是个白痴,除了成天去事务所瞎折腾什么都不会。”


说罢,罗非还抬起脑袋透过衣缝悠悠地看了罗浮生一眼。


“跟你长得一样,叫冯豆子。你家私生的傻弟弟?”


罗浮生沉默了半晌。


“不过他比你丑。”罗非一只手撑在脑袋后面,把身侧的棉花拢了拢抱在胸前,中肯地评价道。


罗浮生顿时心情大好,伸手碰了碰兜里这热乎乎的小人儿,软的让人心痒。


“别挨我,你手也臭。”


“放屁。”


生哥转念了,用一根指头按住他的小脑袋,给人摁了回去。


———————————tbc


结尾放一下,如果生哥真的不做人——


一手就能握住的人儿有些绵软的触感,两只胳膊只能堪堪扒住罗浮生的拇指,光溜的小肚子被指腹搓了个满当,正热腾腾的发颤。


拇指往下压上小家伙的双腿,轻轻就能勾起折到胸前。


涨红了整个棉花样的小身体,指腹的粗糙让他急急地喘,眼角噤着泪花,好不可怜。


这下一只手就可以把他随意把玩,骨头发酥的嗲嘤,随便一摸都擦过了全身。


罗浮生感觉到他忍不住偏头用湿润的舌尖去舔自己的虎口,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牙齿麻痒地啃在皮肤上。


稍微一动,就会惊慌地扒着手掌往回爬,怎么着都逃不过这个掌心。


可怜的小探长。


——————————————
虽然是tbc但是有没有continue还是看情况吧...

评论
热度(3620)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