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巍澜】哺乳动物 *R18 *ABO

https://m.weibo.cn/status/4257071974989439?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补个链接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全文1w+
*ABO Beta孕期发Q梗  *PWP 纯车
*自X 口X 梗很多 车很快 请在绝对安全的地方打开!

梗最开始是受@草莓甜心阿枢 太太的孕期梗启发的!感恩太太!

喜欢的话记得点赞推荐评论哦!

——


某乎上曾有个问题被炒到热门:怀孕了之后人会有什么变化。

底下评论种种,好的诸如丈夫更顾家了、皮肤莫名其妙变好了、家庭变和睦了,差的如睡不着觉、掉头发、控制不了情绪,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这话要是问到了赵云澜头上,他八成会回答:泻药,没啥变化。



抽烟喝酒吃棒棒糖,定时出去开个会,抓抓做乱的妖魔鬼怪,没事儿干就在阁楼晒着太阳看《蔬菜种植技术》。

一年多过去了,或许是仰仗昆仑山神的照付,院子里的茄子红红火火种出来三大根,过年的时候被做成年夜饭,竟然不够一人一筷子的,剩下的小番茄小油菜,一半被大庆溜达的时候塞了牙缝,一半由于吸仙气吸得太厉害,提前成精,趁着半夜排队溜进没用过的花盆里,企图争取一个高贵观赏植物的名头,逃离猫口。

赵云澜看着凄惨的后院,再次否决了众人的想法,痛定思痛,决定一定要在新的一年给大伙凑上一桌子团圆菜,最好还能多种点,争取早日贯彻“科学才是第一生产力”的标杆,少生孩子多种树!

结果又过了大半年,在赵云澜的不懈努力下,他终于把《蔬菜种植技术》的引论和前言看完,正式进入了第一章的学习。

科学是开始学了,但孩子也莫名其妙揣进肚子里了。

赵云澜很惊恐,虽然没彻底脱离肉体凡胎,可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天生的beta,沈巍生于上古,ABO的性征并不明显,就这么着他还能怀孕,那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他见鬼的几率很高,所以仔细想想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是要说改变他还真没什么,该吃吃该喝喝,他也不像普通omega,动不动就腿发软眼发黑,每天生龙活虎,要不是沈巍天天提醒,他估计得要生的前一天才想起来,自己肚子鼓出来的这一块不是昨天晚上吃的三十串羊肉板筋。



赵云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午后。

他准时准点的在阁楼上晒太阳,窗台一左一右摆了两个盆,

左边的是棵水汪汪的大白菜,右边是棵从院子里嫁接过来的长茄子。

盆子上分别贴着两个便利贴,左边写着“白无常”,右边写着“黑无常”,字迹潦草,显然出自镇魂令主之手。

黑无常和白无常是提早成精那一批,此时晃悠着叶子用独特的语言聊天,要不是赵云澜多次警告,估计早就搞到了一起,繁殖出什么新新品种,斑马菜之类的。

赵云澜捏着第一章的最后一页,打了个哈欠。

他从书页中间捡了根睫毛,又长又翘,一看就是沈巍的,这么有存在感,都能当书签用了。

白无常和黑无常忘情地抖着叶子。

赵云澜把腿翘上桌子,一瞬间,有种从未在他身体里出现过的热度浸入四肢百骸。

他呼吸一窒,往自己肚子上摸了摸。

刚孕育出不久的小东西安安静静地待着,没有半点要捣乱的迹象。

异样的气味从他身上渐渐散发出来。

那是昆仑山的味道。

万物初始,混沌初开,清澈的雾气弥漫在绵长的三十六山川,百鸟齐鸣,梅花鹿扬起头颅,青色尾巴的鱼跃出水面,阳光自天际线倾斜而下,一滴蜂蜜从蜂巢中滴落,被绵绵细雨融化,落进嫩黄色的花蕊里。

两盆观赏蔬菜察觉到灵气的逸散,白菜和茄子快活地扭动叶片,拼命想长出朵花来。

赵云澜再迟钝也觉查出不对。

他站起身,蔓延到四肢的热流登时团结一致的汇聚起来,向下涌去。

“你俩,把那死猫叫起来,祝红也别让她打麻将了,回来盯着,我有点事,先回了。”

黑白无常抖了抖,变成肤色差异巨大的两个穿兜裆裤的小娃娃,“噗通”一声从窗台栽下来,点了点头,牵着手蹦出去。

赵云澜裹上衣服,一路开着公车头也不回地飚回了家。

处里倒是不用担心,自己又不是没迟到早退过,黑白无常说的话大家也不会置之不理,别说一晚上,就算他闷在屋里十天半个月,也出不来什么大乱子。

但关键是他自己。

赵云澜一进屋,靠着门直接把自己腰带解开。

几天没洗的破洞牛仔裤顺着大腿掉下去,他伸手一摸,裤裆湿了一小块,手指尖沾着透明的液体。

按理说神仙不会有什么尿频尿急尿不尽的问题的。

赵云澜非常不讲究的闻了闻自己的手指头,一股说不上来的味,好闻不好闻单说,起码和排泄物没什么关系。

他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年纪轻轻因为下半身的问题去医院,还是有点丢人的。

可如果不是健康方面出了问题,那就只能是生理方面了。

赵云澜踩着牛仔裤,给沈巍发了个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
沈巍在他的逼迫下终于买了手机,但用的还不甚熟练,一般回一句话的时间在三分钟到三个小时不等,这还是在给赵云澜设了特殊提醒的情况下。

显然这次赵云澜比较幸运,五分钟不到手机就嗡嗡了一声,沈巍干巴巴回了一句:“怎么了。”

过了两分钟,又是一句:“马上回,等我。”

赵云澜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突然想起来沈巍今天好像是有公开课,便摁着语音道:“欸没事儿,别着急,上完课再回来。”

他顿了顿,怕沈巍起疑心,又补了一句:“我就是今天晚上想吃鱼,你给我带回来一条呗。”

讲完,他挪动了一下坐在鞋架上的屁股。

那股热烧得他浑身难受,赵云澜舔了舔嘴唇,借着自己昏沉的劲,补充道:“老婆乖。”

彻底说完,他把手机一扔,脱了鞋,褪掉挂在小腿上的牛仔裤,光着脚走进客厅,把自己塞进沙发里。





——
评论链接上车!


找不到链接往上翻翻 乖




我再求一个 不是语c 比较热闹 可以开车 热爱开车的qq或者微信群 求你们了呜呜呜




 


 

评论
热度(13194)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