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不如发生(朱一龙×白宇无差)

时予:

RPS预警。勿上升真人。




在白宇抓起他手腕往外走的瞬间,朱一龙清晰感知到这个大男孩的体温,以及鲜活肉体下源源不断的活力。


“龙哥,我发现楼底下有家面馆味道还成,咱们一起吃早饭去。”白宇这个人,有些令人无法推拒的热情。


 


起初他只是被这样的热情感染,忍不住想多看一眼。朱一龙出道十年,慢热的性子也没有在圈子里被打磨圆润,倒是对着白宇,仿佛不自觉就被他感染了某一种生气。双男主的剧,又都是合拍的白羊座,他们这样热络地培养感情,是再合适不过。


后来,他是沈巍,他是赵云澜,从漫长的万年前到现在,沈巍的视线从来无法从赵云澜身上移开。


 


朱一龙隐隐听说白宇有个固定交往的女友。


其实他们已经足够熟络,早可以开玩笑似的询问起对方的情史,可他瞧不起自己那点龌龊的小心思,他从开不了口。


他感受到赵云澜对沈巍的深情,却不敢思索一分一毫白宇对朱一龙是怎样的感情。朱一龙算不上直,也从来不是个玩不起的,只是对着白宇有些下不去手。


较真算起来他们年龄只差了两岁,朱一龙看上去甚至比对“玫瑰花刺”蜜汁执着的白老师年轻些,但已经隔着八零后和九零后的鸿沟了。他想他该对这个幼稚鬼照顾一点,他喜欢白宇身上的热烈,那种活力仿佛取之不竭。


 


网剧成本有限,又为题材所限,剧本改得七零八落,戏也拍得粗糙,两位主演半红不红,演戏却不想得过且过,早就好好读过了原著,对着面目全非的本子也勉强能还原出原文里的主线。白宇也坦然,俩人难得休息的时候讨论起原作的剧情,一瞬间戏精附体,下一秒望向他的眼神就情深似海:“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


朱一龙也很快入戏,一面心想,你是赵云澜,还是白宇。


你能不能是白宇。


不能。


 


白宇对他表白是非常意料之外的。


那天是端午节,白宇给他准备了一个很搞笑的小礼物,是在公园遛弯的时候碰上一个捏面人的师傅,让人照着沈巍的样子捏了一个。他向来周到,为剧组的每个人都有准备。把那用玻璃罩着的小人交到朱一龙手中的时候,他那样堂皇地说,龙哥,我很喜欢你。这话很冠冕,夹在一长串废话里犹如水流倾泻下来一样自然,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有当真,包括朱一龙自己。


 


到晚上白宇敲开他房门,两人坐在阳台上对月小酌,白宇仰着头,压低声线:“哥哥,其实我早上说的,是真心话。”


“什么?”朱一龙明知故问,露出那种无辜的笑意。


白宇将目光投向他,摇摇头:“我醉了。”眼神里有着醉汉的倔强。


他那样盯着朱一龙,很专注地,缓缓向他凑过去。五月份的夜晚还有些许凉意,可这个瞬间空气是粘滞的。


朱一龙也在看他,仿佛正打量一个什么物件,就像对着橱窗里摆着的名贵珠宝,连视线都带着克制,又有贪得。


 


就在空气破裂的瞬间。


朱一龙恰到好处地拖住他的下巴,手心被他的胡茬刺痛,这种触感很真实,有奇异的刺激和痛意,他别开眼,像沈巍那样,“你醉了。”


我们都不像自己,但这只是一部戏,你演过那么多戏,你应该懂得。


 


白宇好像浑不在意,依旧跟在他身后龙哥长龙哥短地喊着。戏里赵云澜破案总要带上沈教授,戏外白宇大事小事都要拉上朱一龙一起,烦人程度超过上厕所也要一起的小学女生。


大约是星座比较合拍吧。朱一龙一面纵着他胡闹一面自我宽慰。撇开他俩之间那些可以被无视的情愫暗生,这样一个搭档其实很难得。


 


至于他们之间,白宇可以清晰感知到朱一龙的抗拒。


白宇知道,他不该这样招惹对方。且不提他和女友还胶着冷战着没说出那句分手,他们还演着这样不尴不尬的对手戏码,他到底还叫朱一龙一声哥。


可他竟无法自持。那样看上去高冷、不怎么擅长言辞的人,竟然有那么好的笑容。


他想拥有这份笑。因此总不自觉地以天真的姿态逗朱一龙,非要让他那张不动如山的脸为他平地生起波澜。


人非草木,孰能忘情。他辗转悱恻,并且不想独自承担这种悱恻。


他要他的龙哥也懂得。


 


后来这部没有根本没有被报以众望的网剧意外大热,各家采访接踵而至,那个时候正流行的附加环节是“土味情话”,有一段被粉丝传得最为疯狂:“你不要总是抱怨了!你就不能抱抱我吗!”


还在片场的时候,有天晚上他们拍完夜戏,踩着代步器回宾馆,白宇很幼稚地走在朱一龙身后,双手撑住他的肩膀。朱一龙口头嫌弃了一下,嫌弃无效,也就由着他闹。那天清风朗月,白宇不自觉就哼起了歌,他嗓音条件很好,女声的民谣在他口中唱出来别有一番缱绻。


“恨世间叵测,世界叵测你抱紧我。”


 


“龙哥你可要抱紧我。”白宇突然从后面把人抱住,朱一龙吓得差点没从代步器上掉下来,声音也蒙上一层薄怒:“你干什么!这是在外面呢。”


白宇扶了他一把,不正经地凑过头去:“哥哥的意思是,不在外面就可以咯?”


朱一龙从耳尖红到脖子,一瞬间沈巍附体:“胡闹。”


白宇看出这人是真生气了,敛了敛不正经的神色,半晌飘出一句幽幽轻叹:“龙哥,你要怎样才信我。”


 


终究是什么也没发生。朱一龙这么些年没能练就巧舌如簧,分寸感却一直把握得好。他想白宇对他,也许是像个什么新鲜玩意,明明近在咫尺,又一直得不到,抓心挠肺的,才念念不忘。杀青后白宇也经常同他发消息,朱一龙渐渐竟也习惯了,有些微不足道的喜乐,偏偏向他诉说。


后来镇魂热播,他们又有了偶尔见面的机会,两人都各自在剧组拍着戏,来去匆匆的,白宇却会为了他尽量将行程排到一块儿。飞机上朱一龙实在是累了,两人唠了没两句他就告饶:“宇哥,我年纪大了,歇会儿。”白宇当然知道他是真累,声音一瞬间柔软下来:“龙哥,我给你唱催眠曲吧。”


没一会儿白宇感受到身边人头垂到他肩上的重量,噤了声,侧身看了看朱一龙的睡颜,睫毛微微颤动的模样。他听见自己的心跳。他们已经很有一段时日没见,可这心动又分明就在眼前。


终究是雷池难越。


 


很久以后他们终于搞到一块儿去,白宇躺在朱一龙怀里撒娇,开始细数当年的不平:“龙哥你说我这么帅气,你反省反省你怎么就是不动心呢。”


朱一龙挂上白宇专属的无奈又宠溺的表情:“我是不想荼毒你。”


半晌又像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弯了弯眼角:“谁知道你上赶着让我荼毒呢。”


这是后话了。


 


其实两人这么不清不楚的,时间也如隙中白驹一样飞逝了。那时白宇终于接到一个大制作的片子,角色丰满、与女主的感情线动人,电影甫一上映就引发轰动,口碑票房双丰收,被誉为国产电影的里程碑。朱一龙当时正在组里拍戏,趁着休息准备给人发个祝贺,打开微博却是铺天盖地“白宇和女主演疑似假戏真做”的通稿,配图是俩人在剧组时亲密无间的画面。


朱一龙感觉自己心头悬而未决多年的石头终于落地,震得他生疼。


“祝贺你。”他在微信上给白宇发消息。


 


白宇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心思很细,尤其是在面对他龙哥的时候。


他忙着电影的宣发,已经快四十个小时没有好好休息,收到朱一龙消息的时候他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上一条朱一龙的消息自己忘记回复,又敏锐地在这简单疏离的三个字里嗅出一点不寻常的意味。


这一轮的宣传工作已经到了尾声,接下来他有个两天的短假,白宇打听到朱一龙最近拍摄的地点,结束工作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见到朱一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白宇清楚地看到朱一龙见到他时脸上瞬间的无措,下一秒就挂上职业的微笑:“哟,宇哥来给我探班啦”。剧组员工也识趣地留这两兄弟叙旧,拒绝了共进晚餐的客套邀请。


朱一龙的拍摄地在一个江南小镇,环山绕水的,他带着白宇走过一座古桥,去了家僻静的高档餐馆,两个人的小包间。


“龙哥,我和她没什么。”白宇关上门,急急忙忙开始解释。朱一龙依旧是那副他称之为“高冷”的表情:“这和我没关系。”


“你在吃醋。”白宇打量了人半晌,得出这么个结论。


 


朱一龙依旧垂着眼,仿佛面对什么为难人的采访似的,眨了眨眼,欲言又止,又眨了眨眼:“别傻了,即使不是她,也会是别人。白宇,你好好想想。”话说完他终于抬起头,盈盈目光投向白宇。那个目光白宇很熟悉,不是沈巍,是朱一龙。


他叹气,无可奈何的,却没有半分埋怨在里面:“龙哥,这么多年,我想得很清楚了。”他颠三错四地自我剖白,说了些什么都记得不是很清晰,唯一记得的是朱一龙看向他的眼里仿佛含着泪。


含着泪的朱一龙向来是有令人动魄心驰的美。


吃过饭已经很晚,他们从饭店出来,朱一龙说想一个人散散步,白宇说好,我也一个人散散步。他记得朱一龙最后同他说:“白宇,再想想吧。我们都再想想。”


 


在这个桥头,他们又相遇。


皓月当空。


他想起很多年前热播的电视剧里,男女主角蒙着眼绕遍了全城,最后还是在桥头相遇。


“小白,”朱一龙听见自己的声音,“我心里有你。”


早知今日,不如让一切都发生。




注:“空气破裂的瞬间”出自《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标题灵感来自嫣子危


附另一篇RPS链接:万年长(R18,宇龙、朱白无差)

评论
热度(752)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