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巍澜】心甘情愿(一发完)

一只猫薄荷:

人设occ

校园架空

请勿上升真人×3

我爱居老师

我爱北老师

正文

——————————————

赵云澜在没认识沈巍之前,也是上过树,爬过墙,撩过女生小裙子,揍过地痞和流氓的。

可是最近他家住进来一个文质彬彬,每天都把衣服纽扣扣的严丝合缝的臭小子,还转到了他们学校,他妈特意把他拎过来,指着他的鼻子,嘱咐他要好好照顾人家,赵云澜敷衍得答应了一声,男孩眼镜下的眼睛亮了一下,伸出手,规规矩矩的向他示好,赵云澜最受不了这种有板有眼的人,随手一拍,转身跑了。

家里住进一个陌生人其实也没什么,赵云澜觉得只要他不打扰到自己的生活,他干什么都无所谓,可偏偏沈巍一点都不懂的察言观色,在家里管着他,学校也管着他,背后还有他家太后做靠山,弄得赵云澜敢怒不敢言,憋屈的很。

赵云澜烦躁得撸了把头发,拍了一把旁边的大庆,让他把水递给自己。

赵云澜拧开瓶盖刚喝了一口,就被大庆推了一把,呛的上气不接下气,赵云澜缓过劲来,转过身刚要抬手,就被大庆抓住了手腕拉到了一边,大庆抬了抬头,示意他那儿,赵云澜不耐烦得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在操场上踢球的沈巍。

沈巍穿着明黄色的球衣,带着球,身行灵活的躲闪,一路到了球门边,起脚射门,球直直的打在了门网上,场边的女生都疯了一般的尖叫起来,沈巍冲大家笑了笑,抓起衣服下摆抹了把脸。

赵云澜不知道沈巍也有这么鲜活的一面,这样的沈巍跟他印象里的一点都不一样,沈巍明明就是又啰嗦,又婆妈的“管家婆”,明明就是坐在书房看书都能看一天,连地方都不带动一下,手边经常放着一杯茶,仿佛下一秒就要跟他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这样有血有肉,这样明快跳跃的沈巍,都是他没有见过的,赵云澜像是被人在心上揉了一把,又痒又酸,他转身拉着大庆,刚一抬腿,就被球场上的那人给叫住了。

“云澜。”沈巍气喘吁吁得跑向他,没戴眼镜的眸子盛满了水气,亮晶晶得看着他,赵云澜愣了两秒,立马眉开眼笑得把手里的水瓶递到了他眼前。

“我路过,哈哈哈,累了吧,喝水。”

沈巍微微惊讶得接过水,盯着他的眼睛喝了一口。

“一会一起回家吗?”

沈巍把水瓶递给赵云澜,看着他的脸问道,赵云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顺手把沈巍推进了球场。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是坏掉了,要不然刚刚他怎么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赵云澜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接起手机,隐隐约约的记得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个名字,让他去接谁,赵云澜躺在床上清醒了一会,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沈巍两个字大大咧咧的躺在上面,赵云澜这才反应过来,沈巍今天放学的时候好像跟他说过,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

赵云澜爬起来,随手套了件半袖出了门。

酒这种东西赵云澜不是没喝过,都17、8岁的人了聚会喝点酒都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像沈巍这样一杯就倒的赵云澜真没见过几个,快凌晨的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赵云澜背着昏迷不醒的沈巍暗暗下决心,以后一点酒都不能让沈巍沾染。

沈巍的房间在二楼,赵云澜看了一眼螺旋的楼梯,当机立断把沈巍拖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云澜随手把沈巍往床上一扔,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一抬头,就看到沈巍在门框上靠着,双手环胸,眼镜下面的眼睛一眨不眨得看着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你要不也洗洗?”

赵云澜就着镜子看着面色潮红的沈巍,沈巍好像没听到一样,看了他一会,突然拽着他的手腕,把他摔到了床上,在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压在了他身上。

赵云澜的双手被固定在头顶,脑子一片混沌,心脏随着沈巍的靠近,越跳越快,沈巍腾出一只手摘了眼镜,慢慢靠近他,最后把头埋在了赵云澜的颈间,张开嘴,咬了一口。

赵云澜被这一口一下咬清醒了,他稍微挣了一下,沈巍就松开了手,倒在了他旁边,呼吸平缓,安静的睡着了。

“艹,你属狗的啊。”

赵云澜揉着脖子,刚要起身就听到沈巍如同梦呓般哼唧起来,他凑近一听,就听沈巍含糊得说到“我好想你……我……想要你,云澜……云澜”。

赵云澜脑子一下就炸了,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之后的几天,赵云澜一直尽可能的躲着沈巍,有时就算碰到也视而不见,而沈巍也像是知道他心思似的,也开始刻意躲了起来。

赵云澜心里其实也不好受,他对沈巍突如其来的“表白”一点准备都没有,他仔细得想过沈巍在他这儿究竟算个什么位置,最后自己越想越烦,索性就不去想了。

赵云澜这几天为了避开沈巍,特意收拾的慢了些,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才从校门口晃了出来,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就被北中的人堵了。

北中原来老是勒索他们学校的学生,后来被赵云澜教训了两次,才算老实,最近由于沈巍的原因,赵云澜也不好在学校太张扬,没想到他刚收了点锋芒,就有人想来触他的逆鳞。

赵云澜冷笑一声,把书包一扔,撸起了袖子。

“你们运气也太不好了,正好赶上老子最近不痛快。”

说话间就挥着拳头招呼了上去,赵云澜身手利落的潦倒两个,北中领头的看到自己渐渐处于劣势,不知从哪摸出把刀子,朝赵云澜手臂刺来。

赵云澜没想到沈巍会出现,原本刺向自己的刀子,被沈巍挡了下来,在沈巍手臂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没一会就殷红一片。

赵云澜内心的烦躁彻底化成了火气,他一把推开沈巍,抬脚踢掉了领头手里的刀,拽着那人的衣领把他狠狠得摁到了地上,抬起拳头毫不留情得砸了下去,一拳,一拳,大概是赵云澜脸上的表情太过狠烈,北中的人都愣在了原地,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直到沈巍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赵云澜才如梦初醒般停了下来。

“滚。”

赵云澜留下这么一个字,扶着沈巍走了。

赵云澜家里今天没人,黑漆漆的客厅里沈巍点了盏小台灯给自己上药、包扎,赵云澜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等沈巍都收拾好,端了一杯水过来,他才开口。

“很疼吧。”

沈巍放水杯的手一顿,随后笑了笑。

“没事,不疼。”

赵云澜没有接话,他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把头抵在了沈巍的肩上。

“沈巍,我们做吧。”

赵云澜感到沈巍身子一下子就绷了起来,他抬起头,伸出手,把自己的嘴印了上去,简单的亲了一口。

沈巍眼神有些闪躲,胀红着脸,一动不敢动。

赵云澜一把把沈巍推倒在沙发上,翻身坐了上去。

“云澜……你,你不用这样感谢我,这,不算什么。”

沈巍磕磕绊绊,又异常认真的说。

赵云澜笑了一下,开口道。

“可是,我喜欢你,想要你。”

后来的事,赵云澜表示他并不想回忆。

大庆发现赵云澜最近老是雷打不动的去操场看沈巍踢球,他痛心疾首得表示,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还是让猪拱了,没想到,赵云澜抬手给了他一下。

“滚蛋,你说谁猪呢!”

END.

PS:总觉得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小说里,他们都背负了太多,所以就想让他们简简单单得活一次。

我爱两位哥哥。

也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小可爱。

❤️

评论
热度(81)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