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剧版镇魂/巍澜】尽心尽力(ABO设定,清水一发完)

不错

北窗眠:

基本剧版设定+ABO大背景(自己ABO私设有)清水清水!


这篇文风特别糙汉吊儿郎当和之前完全不一样预警


私心已经在一起已经掉马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


       这是一个和平而自由的时代,所以身为omega的赵云澜坐上特调处处长的位子时,没有什么人或者鬼或者不人不鬼有异议。


       就算是在发情期,也能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几乎不受影响地度过最难熬的几天。赵云澜作为一位光荣的人民公仆,从来不屑于请病假这种滋长懒惰风气的行为。


       这还真跟异能没关系,就是现代社会的科技之光,没什么可说的。


       所以,沈巍倒是盼着有这样的异能,能够掩盖发情期的异状,能够控制发情期的时间。


       控制……时间?


       等等我们重新来过,沈巍倒是盼着有这样的异能,在赵云澜发情期的时候,消除他在所有人眼里的存在感。只有他一人,能盯着他,抱着他。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沈巍不算是普通人类,“沈教授”只算是一个上面的身份,虽然“沈教授”是一个alpha,但是他始终无法标记赵云澜。


       沈巍查过很多书,但实在没有像他们这样人鬼恋的情况,更不必说是小鬼王和昆仑君了。


       可能正是因为沈巍太过强大了,才被阻隔在了这一道门之外吧。


       沈巍担心的正在这里,赵云澜是一个成熟的omega,也就意味着他会有定期的发情期,会被其他alpha的信息素影响,会被……


       不,他不敢往下想,光是第二条就让他几乎发了狂,有了逆天而为,更改定规的念头。




       他这边越想越着魔,赵云澜可完全没当回大事儿。笑话,他活了快三十年,成年之后走过这花花世界,对于发情期这种可以靠吃药打针靠科技树解决的事情,从来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赵云澜正叼着一根棒棒糖,在玄关和鞋带较劲,肩膀突然被攀住了,他家沈老师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他,用一种令他立刻说不出话的神情,百试不爽。


       这也不怪沈巍着急担心,实在是他算是个看遍万年的鬼。看多了在封建旧社会omega在发情期被欺压的惨状,谁也不由得多想几道。而这又关系到了赵云澜,对沈巍来说,可就不是只想几道的事情了。


       赵云澜知道他什么想法,偏头避开沈巍的眼睛回回神,又恋着那双眼睛好看,禁不住再偷瞧一眼。这回他可学乖了,在自己作为光荣人民公仆的思想还没来得及动摇之前,先开口道,“沈巍,这已经是一个和……”,作为每天见个鬼遇个灾成为家常便饭的特调处处长,他实在说不出“和平社会”这个词,只得换了种说法,“和谐理性的社会,没有那么多歪歪道道。你早上都看我吃了药了,那不就没事儿了么?”赵云澜就差没打个保证书了。


       下一秒,赵云澜就决定打个保证书。沈巍口气虽软,态度却硬,“云澜,以前我不在也就算了,可是现在……”


     “现在我有了宝贝儿你,那你就更应该放心了,”赵云澜赶紧趁热打铁,虽说这锅炉里的铁却是丝毫不化的,“这样,我保证,一有不对就打你电话,行不行?”赵云澜尽心尽力地哄,希望让沈巍有一种“你老公什么时候说过瞎话”的感觉。


       沈巍一时松手也不是,不松手也不是。赵云澜抄起摩托车钥匙,俯身在沈巍手背上吻了一下。他的吻认真得很,就跟童话故事一样认真,抬起头又是一副笑脸。沈巍知道,赵云澜把希望他安心的力量通过那一吻传递过来。“宝贝儿,今天月末,恐怕调查处要赶报告,肯定回来的晚。老婆给我留门开灯啊!”赵云澜开门的下一秒就冲到了电梯口,楼道里飘着他的声音,像是生怕没人知道他“娶”回来了沈教授一样。




       不过,赵云澜大事上始终靠得住,但是小事儿上,还真是尽心尽力地作死和扯皮。


       这是个现代社会没错,但是法律还真管不了赵云澜这个非女性、非儿童的成年男子被拐问题。


       特调处没什么正常人类,大家也不大在意第二性别的问题,知道赵处的性别也没见到什么典型的发情期现象。永远都是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样子。


       还欠揍,大庆补充了一句。


       还气人,祝红补充了一句。


       还……还勤奋,从来不请假……这是长城补的,收到了一猫一蛇一鬼的白眼。




       特调处往下数,祝红和楚哥肯定算是个A,大庆算是半个。汪徵和桑赞这对儿甜甜蜜蜜的撇开不谈,至于郭长城……虽然看起来真的很软,但是特调处的头儿和所有员工一致认为他们的吉祥物还是不要成为一个omega为好,不然被人拐了还帮人家写传记呢。


       对,说的就是你,郭长城同学,还有你的那一本日记。




       月末都是所有机构写报告做结算的日子,特别调查处虽然特别,但始终作为光荣的公职人员,不能免俗。大庆早早变成了猫本人,一副本老猫化不成人形用爪子轱辘不了鼠标键盘的样子,试图逃避敲总结。但今天赵处意外地没削他,倒是相安无事。


       说实话,自从长城这位文学技能还比较高的员工来到特调处之后,月末从一群不人不鬼挤文件最后丢给赵处变成一群不人不鬼把文件丢给长城再丢给赵处。长城也是,今天打字特别精神。


       资源最大化利用,可持续发展。


       这叫“文件零库存”!理直气壮的特调处人鬼大神们发明的。




       今天赵云澜依然把自己镶在沙发里,像一股麦芽糖似的不得劲儿。他眼瞧着时钟打了十下,按理说这时候他早该抱着老婆坐炕头了,但现在还在总结中垂死挣扎。


       上天似乎要把垂死挣扎的一只手也摁下去,上级来电话了,临时提了一个罪犯来特调处,要他们审。


       赵云澜打眼一看,看面相不是什么狠角色,就咂着嘴唇估摸着是局长有意坑他一把增加工作量,才故意调来了这里。他懂,也没说什么,毕竟官阶还是要人命的。他还想要挨着大学的那一套小洋楼呢。




       赵云澜就坐在审讯室里,上次坐在他对面的还是他家沈教授。可能是觉得特调处不人不鬼神通广大吧,这个审讯室没有什么栅栏,就直接面对面,方便祝红和楚恕之直接面对面吓唬人。他随意问了些指定问题,就以他多年经验推定这应该是警署的案子,更加确定了局长在摆他一道。


       当然,赵云澜警惕的弦还是绷着,这是职业操守,不能因为诅咒领导就丢了。也就是因为这根弦,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大脑模模糊糊地,思维有些前后混乱,胸腔里心脏都不拿自己当心脏地撞击着,呼吸越来越没有效率。他深深地拧住眉头,反手在手机上拨通了紧急按键,外头的林静祝红楚恕之第一时间就听得到。或许是早上被沈教授洗脑了,他开始怀疑眼前的人可能真的有什么控制发情期的异能。赵云澜评估了一下自己的状况,只能说是尚可。无力感从他的指尖迅速蔓延,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还有没有下一分钟。


       沈巍!他脑海中什么也不剩了,天地间只剩下这两个字,就好像他忘记了一切,这个人也始终刻在骨血里。




       审讯室的大门被突然撞开,楚恕之的傀儡线飞了进来把犯人缠了严实。赵云澜只是以为自己还能撑,但是他们看见赵云澜的时候,整个人都仿佛褪了一层色彩。


       是独属于赵云澜的气质。


       大庆赶紧从椅子上把赵处拖起来,扶上他的肩膀硬是把他带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用大型猫科动物的杀气瞪了犯人一眼,留下指关节咔咔作响的楚恕之。


       大庆一边骂着老赵你重得没天理了,一边担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赵云澜此时神智似乎被抽离了,只是踉踉跄跄地被大庆和林静带着。祝红看着他们把赵云澜安置在了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抽身给赵云澜家里拨了个电话。


       赵云澜家里,是沈巍。




       祝红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斗志满满,放下电话气势就消了一半。她几乎能感受到斩魂使大人的寒意透过电话线一点一点渗透过来,让她的血更凉了。


       林静朱红大庆一边坐下来,琢磨着。忽然大庆转了转头,喊,“什么味道?”


       林静刚想嘲笑他属狗的,一股烧着的味道就传过来。祝红也闻到了,他们冲出客厅一看,除了正在精神抖擞地敲键盘的郭长城,什么也没有。




       那股烧着的味道越来越浓郁,让人几乎能分辨出来。


       祝红迟疑了一下,“该不会……是……”


     “小郭的……”林静补上了三个字就不敢往下说了。


     “信息素吧。”大庆的声音也有些干巴了。


     “阿嚏”背后传来赵云澜能把雨点儿震下来的喷嚏声,“什么味道这么重?锅着了?”赵云澜眼前还在发晃,头脑闷闷得不行。


        赵处,您说对了,还真是“郭”着了。




       长城被他红姐拎到沙发面前,一副三堂会审的样子。


     “我又做错事情了么?”吉祥物微微颤抖,忽然他反应过来,“我我我这是分化了?”


       身上还没什么力气的赵云澜无奈地摩挲着自己的胡子,说“没想到味道这么冲,吓死老子了。”应该是郭长城的信息素非常特殊,影响力太强。赵云澜感觉仅剩不多的脸皮都没了,堂堂令主、斩魂使大人的老公,竟然差点儿跪在了信息素的应激反应上,怕是虚了。


       他声音有点儿小,正襟危坐的小郭没反应过来,“赵处……这味道……不好闻么?”


     “还,还行,”赵云澜也没个理由责备他,“这个味道很有诗意啊,像那什么‘红泥小火炉’,对!‘红泥小火炉’。多有文化。”


       大庆撇撇嘴,这话鬼也不信,偏偏是人的郭长城信了,倒是有那么一点高兴的意思来。刚刚走出来的楚恕之倒是错过了好戏,听了个结论也没说什么。


       过了半天,才突然恍然大悟,“你居然是个alpha?”原来是反射弧一如既往地长。


     “怎,怎么啦,看不起奶A啊?”郭长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回了一嘴。




       沈巍到的时候,赵云澜已经能半依在沙发上,挑选着各种口味的抑制剂了。


       大庆先反应过来斩魂使大人驾到,用肥爪子推了赵云澜一下。赵云澜凭着默契心领神会,瞬间摊倒在沙发上,尽心尽力地装死,以求博得沈教授的同情来减轻一点点惩罚。


       谁知过了半晌,也不见有什么声响。赵云澜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先看到的是众人被秀一脸的表情,然后就看到沈巍也不敢坐下,就这么别着身子看着他,从头到脚地看着,好像怎么也放不过。


       那眼眶,当然是红了。


       赵云澜想给沈巍扯个笑容,因为神情委顿说不上好看。接到电话的时候沈巍的心脏都快要炸开了,他不敢想像那些设想成了真,他甚至想就是自己这个不祥之人带来的灾祸。最终在他见到赵云澜的时候,一腔强烈的感情就似乎要喷薄而出,却又转了一圈儿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他的五官都僵硬了,唇角抿着,越发显得一点红色。赵云澜只盯着不放,沈巍俯下身抱起来他,他却好像一副力气来了的样子攀上沈巍的肩膀说,“我没事儿,大不了你今天把我折腾惨了,浑身除了你的味儿再闻不出其他来,就好了。”


       赵云澜日常调戏沈教授惯了,但这次却也真是怕了。他感觉得到沈巍看到他摊在沙发上的一瞬间,真的有一种把人眼珠子挖出来的情势。若是他出了事,那把斩魂刀岂会问刀下亡魂的名姓?


       他也是如此,如果沈巍出了事,他也大概不遑多让。踽踽独行,他们突然发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影子,看见了,就再也忘不掉,再也不想放手了。


       其实赵云澜没说,沈巍没法完全标记他,所以他每次跟沈巍上床,都有一种刺激感,他还挺喜欢的。现在不是流行每天表白甜过初恋么?就有点儿像是这样一种感觉。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他可还想拿全勤当个劳动标兵拿个和沈教授的情侣锦旗呢。


       不过,就算他没说,第二天的处长办公室空荡荡,这一年的全勤也是泡了汤。


       不过机灵的鬼见愁还是没让那个不知算病假还是事假的旷工出现在自己的绩效考核里。赵处长尽心尽力地数着工资条和奖金单,吮着一根棒棒糖。




END


同设定后续“昆仑之气”

评论
热度(605)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