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巍澜/pwp/NC17】《当Alpha发情时》

这个骚断腿赵处好美味啊啊啊啊啊啊啊

芥川敦:

ABO设定 


剧版,只是交往,赵处还不知道昆仑的事情。     


Summary:


 *看起来很攻,信息素却是少年感十足,只做纯1的Omega 赵云澜 


 看起来很受,信息素却是荷尔蒙爆棚,极具侵略性Alpha 沈巍


——————


又来了。


又是这个味道——清凉的、干净的,令人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似海风一般又像是薄荷糖的气息,其中伴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奶香,并不甜腻但是很诱人,掺杂在凉爽的薄荷里十足的少年感。


这味道能让沈巍上瘾。一万年光阴里,沈巍遇到的人多,闻过的信息素也多,但之中从没有一种能让他仿若回到当初的圣山,又变回年少的模样——只有赵云澜的信息素能让他在脑海里萦绕一万年,只一点沈巍都能捧在手里小心翼翼的细嗅上极久。


大抵是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久了,相处的日子渐渐长了起来,赵云澜不再像之前那样收敛,不光是措词、动作还是说话谈吐的方式和语气,他连信息素都懒得裹起来,但很奇怪,赵云澜也不肯很放松的完全敞开自己的信息素,那股像是白衣少年般的清凉味儿总是若有若无的荡在沈巍的身边,沈教授每呼吸一口都能感受到一小阵薄荷的凉意,再过分一点甚至还能嗅到奶味儿的甜。


沈巍不知道赵云澜是不是故意,这样半遮半掩的信息素就跟勾引似的,而意志坚定的沈教授总能摔进沟里,被赵处长那丁点儿信息素勾的魂不守舍,耳根泛红。


“怎么了?耳朵又红了?”赵云澜会在这时候凑过去,带着点儿坏笑的离着沈巍的脸格外近,几乎是鼻尖对鼻尖的距离,“这么容易害羞?”


“——没有”沈教授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对方的目光盯着他的嘴巴看,又极快的收回目光摆出了一幅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沈巍眼睛不自然的往边上瞧,呼吸间那股海风的感觉更明显了,“别胡闹。”


“我还什么都没干啊?”赵云澜撇了撇嘴,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把下巴搁在沈巍肩窝,整个人就跟粘人的大狗似的贴在沈巍身上,浑身上下散发着好闻的气味。


沈巍身子僵了一下,但为了赵云澜能抱得更舒服,沈教练努力放松自己,小心翼翼的抬手圈住了赵云澜的腰,他连脖子都红了:“别在这儿……回家再说。”


他说的时候声音有点哑,不太像平常那副清冷的声音,赵云澜觉得怪怪的却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儿,便没放在心上,继续搂着美人儿,用信息素欺负人家:“你这话说的,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干什么?”


“干你。”赵云澜笑的贼兮兮的,还特地眨巴了两下眼,妄图电晕一本正经的沈教授,可沈巍早就被他的信息素搞得晕了头,开口之间甚至溢出了一点平常从来不显山不露水的Alpha信息素。


不是赵云澜一下子像个傻小子似的愣在原地,说真的,交往了小半年,除了还没本垒打之外,什么都做过了,赵云澜从来都没闻见过沈教授的信息素,就连两个人大晚上睡一张床上互相安慰的时候,沈巍的信息素都没漏出过一点。


这下侧漏了吧。赵云澜还在胡想八想。


他有点腿软,沈教授漏出的这点信息素荷尔蒙指数太高,一点也不符合外表俊美的跟谪仙似的人。那是种带着点辛辣感的木质调,很浓郁的檀香与麝香,期间还能嗅出点儿薰衣草的浪漫感——真见鬼,沈巍这食古不化的老学究,信息素居然还能浪漫起来??


赵云澜揉了揉鼻子,额头抵在沈巍脖子处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沈教授顿时僵硬如石头,而赵处长还在孜孜不倦的分析他好不容易才闻见的沈巍的信息素味道。


像是在一片柏树林里,偶然见到一头雄鹿,有着长而结实的角和修长矫健的身形,长睫下一双温柔的眼睛映出森林神秘而出众的色彩。


“沈教授——”赵云澜这下子腿是真的要软了,“你背着我喷了什么香水?杜嘉班纳纵情男士浓香*??”


“嗯?”沈巍没听懂他的意思,他自个脑子就不清醒,怀里搂着一个超大号的大龄少年,软乎乎的还散发着好闻的味道,抱着自己嗅来嗅去的样子幼稚还有些可爱,“我没喷过香水。”他应道。


赵云澜听他嗓音哑的厉害,感受到他肌肤的温度也渐渐烫起来,这下敛了想开玩笑的心思,直起身子去试沈巍额头:“你发烧了?怎么热的厉害?”


沈巍抿着嘴唇不说话,拽着赵云澜衣角小声说:“回家吧,云澜。”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下,红着脸解释,“发情期……我好像发情期到了。”


只有沈教授自己知道,他那万年都不曾出现过的发情期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而罪魁祸首居然张了张嘴,表情从紧张变成揶揄:“宝贝儿,你怎么发情期就到了啊?都不和我说一声的——该罚。”


赵云澜拉着沈巍的手不紧不慢的往回走,信息素仍是勾引人的程度,生怕自己这把火添的不够旺,沈教授脑袋里都快糊涂了,满心满眼都只剩下一个赵云澜,到这个程度,他却也不忘记自己的矜持:“乱说。”


“我哪里乱说了——”赵处长啧了一声,好在还有点良知没再撩拨沈教授,也只是把对方摁上了副驾驶,自己往嘴里塞根糖,飙车回家。


赵处长心里的算盘打得响,美人现在处于身娇体弱易推倒的状态,就剩下自投罗网入怀了,只要自己技术得当,再来那么一点omega抑制剂,OA翻身不是梦啊。


尽管是omega,但因为很强势还很有手段的赵处长在没遇见沈巍之前,一直是上位,虽然和沈教授在一起久了,技术方面有些生疏,但是就沈教授这幅漂亮模样、低眉搭眼的,只引的赵云澜心痒难耐恨不得当场化身大灰狼就地吃掉貌美小羔羊。


所以当沈巍把他压在门板上的时候,赵云澜心里还在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他没想到的是,Alpha发情期有时候比Omega来的更激烈,尤其是发情期相隔时间长的Alpha耐性会比平常少上不止一星半点儿。而憋了可能得有一万年的沈教授,一旦没有了顾忌……


后果不堪设想


………


点此上车,可以打开啦


链接点不开请手动浏览器


石墨完整版






http://img01.sogoucdn.com/app/a/100520146/3c3a459e888a35adbcab443f8ae7f014




贴个完整版图连接

评论
热度(3219)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