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王凯双担迷妹x
主萌靖苏,诚台,凯歌。偏无差向。拉郎毫无原则可逆可拆。
【只是一个默默看文转文的小号】
最近又萌上了电视剧幻城里的索释(卡索x樱空释)!!!
以及疯狂迷恋阴阳师里的酒茨,双龙,狗崽,王者荣耀里的信白。

病人:躁郁症,抑郁症中期,忧郁症,自闭症,焦虑症,拖延症,密集恐惧症(……)

另外,本人是清河的垃圾堆放号,专门看文刷评论半夜污随便转发喜欢的东西,主页如同下水道,慎点。

[信白]谁偷了老子的羽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巫久沐:

*信白24h——15:00


*小学生文笔已上线!企图混入神仙们的队伍(自抱自泣


*勤劳勇敢耿直boy凡人信×外表高冷内心傲娇神仙凤白


*很早就想到的一个梗,然而写了6000+还是不知道自己写了啥玩意儿(不


*大家新春快乐!!!




-




1


 


在凤栖山脚下,有一座小村落,名叫守信村。此村民风十分淳朴,至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每家每户都有守信重诺的祖训,须得子孙后代铭记于心。


 


世代生活在守信村的老韩家自然不例外。


 


老韩家这代的独苗苗叫做韩信,字重言,这个名字寄托的寓意很明显,便是希望此子能一生都守住这个信字。韩信幼时双亲因病去世,从小跟着祖母长大。如今他快到了弱冠之年,祖母也早已年事已高。


 


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位来去如风身手丝毫不减当年的当家主母拿着鸡毛掸子满屋子教训自己的孙子。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又拿了隔壁老庄家那小子的东西了?!跟你说了多少次!怎的就是不长记性?”语气是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


 


“我早就还给他了!”韩信双手护着脑袋大声为自己辩驳,一蹦一跳地躲闪着来势汹汹的鸡毛掸子,高高束起的红发上落着两根鸡毛。头可断,发型不可乱!“哎奶奶您别打了,回头别再累着您老人家。”可真是的,他韩信堂堂七尺男子汉,还像小时候一样让自己奶奶追着打,传出去非得让人笑话死。


 


祖母气得喘了几口,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韩信。确实年纪大了,身子骨大不如从前,这么折腾了一会儿有些吃不消。


 


她这孙子哎……怎么就这么不让她省心呢?


 


长叹一声,放下手里的掸子,坐在一旁不吭气。


 


要说韩信啊,什么都好,干活快不偷懒,做事情效率贼高。唯独有一个毛病,可能是手欠吧,老是喜欢顺手摸点别人的东西,还能不让人发现。虽说事后韩信都会把东西还回去,大多数时候都是悄无声息当做无事发生,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守信村这个地方,小偷小摸那可是非常严重的行为,一旦坐实了有人行偷窃,那这个人名声就毁了。


 


韩信也知道他这样不太好,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啊!并且韩信本人并不认为他这种行为算得上是偷,他只是好奇借来看看,又不是要占为己有。


 


比如这次,就是因为隔壁那个一天到晚睡觉的庄周天天抱着的像鱼不是鱼的枕头突然变了颜色,他就顺手拿来看看还有什么不一样嘛,看完就还了,哪有那些人说的那么严重。


 


韩信试探地挪到生闷气的祖母旁边讨饶。


 


祖母看着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孙子也不忍心继续生气,择下韩信头上的鸡毛,语气中带着一丝责怪。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啊。”


 


“我尽量……”韩信一脸为难,看到祖母的脸色又有变黑的趋势,赶紧改口道,“好好好……我保证!”


 


他保证不让人发现!


 


 


 


2


 


韩信从小就听村里的老人讲一个故事,祖母也讲过好些遍,讲到韩信耳朵起茧,都快会背了。


 


仙女下凡的故事大家都听过吧?


 


天上的仙女来到凡间,在池子里洗澡,一个凡人拿走了仙女的羽衣,仙女失去羽衣无法回到天庭,就留在凡间,并与凡人相爱。而只有勤劳勇敢的凡人才有机会遇到仙女。


 


韩信每次听到这里都会忍不住吐槽,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能不能有点新意?……就像小时候大人们总是说小孩子不听话就会被山中的野狼叼走一样,韩信始终就只把这个故事当做故事而已。他也不太能理解,凡人拿走仙女的羽衣害得她回不了天庭,仙女应该很生气吧,为什么最后还会与凡人相爱呢?这是个很大的漏洞啊!


 


而但凡韩信不小心表露出一点点对仙女存在这件事的怀疑态度,祖母就会一脸严肃的讲起另外一个故事。


 


守信村……是真的有仙女出现过的。


 


约莫在六十年前,守信村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赤色火焰从天而降。当是时,神鸟长鸣,白衣仙子于滔天烈焰中现身,将天火收服。村里年长的老人还保有对当年那件事的印象,只是每当忆及仙子的样貌,脑子里就好像浮了一层白色的雾,无论怎么也看不真切,只知道那样貌极美,凡尘间绝对无法得见。


 


自那场灾难后,村民们便在凤栖山脚下修了一座神庙,凤栖山也因此传出了名声,日日都有四面八方的香客前来乞求凤凰神鸟庇佑,香火旺盛。


 


韩信从小到大去那山那庙几百次,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倘若真的有仙女存在,好歹留两口仙气在这儿让他闻闻吧?


 


 


 


3


 


这天韩信像往常一样经过凤栖山,低头发现衣角上不知蹭到了什么污了一块,为了避免回去挨批,决定先自己处理一下。


 


半山腰上好像有口池子。那是他之前迷路的时候发现的,希望还能找到。


 


韩信循着记忆进了林子,走了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耳边传来似有似无的叮咚水声。


 


韩信一喜,是了,那口池子里流的是活水,应该就在附近。


 


因为人迹罕至,一旁杂草丛生没过了膝盖。韩信伸手拨开眼前的树枝,迈着大步子跨步走,强行开出一条路。


 


未几,一汪碧色映入眼帘,宛若缀在山间的玉石。


 


韩信正要朝池边窜过去,忽然被一道七彩炫光闪瞎狗眼。


 


 


 


4


 


池子旁边光滑的大圆石上放着一个自带荧光的物件,虽然是在大白天,可在阳光下依旧惹眼得紧。


 


韩信好奇的走近,那物通体散发着莹白,不时流转着一道道浅淡的七彩色泽,仿佛有生命般的一呼一吸,光芒不似远看时那般耀眼,倒是十分柔和。


 


怎么看也不像是凡物。


 


韩信手痒,在考虑完是不是不应该随便动别人东西之前已经把那物拿在手中了。


 


“……”这手快真的怨不得他。韩信在心里默念他就是看看,看完马上走,谁也不会发现的!


 


掂在指尖才发现原来是一件整齐叠放的衣裳,只是这衣裳也未免太轻了些,看着不薄,其上还有不少白色的羽毛,持在手中却没有重量似的仿若无物。


 


这池边为何会凭空多出一件衣裳?


 


韩信看了一眼手里的羽衣,又望了一眼平静的池面。


 


答案只有一个,有人私自下水游泳,应该带回村里接受批评教育并罚款。


 


不过这人到哪去了?该不会溺水了吧?


 


韩信动作小心谨慎地把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羽衣叠好放回原处,开始盯着它出神。


 


又有谁会穿这样的衣裳呢?


 


忽的一阵咕噜噜的水声从池子里传出,韩信耳力极好,登时被吓得“噌”的站直了身子。


 


糟了,肯定是衣服的主人游回来了!


 


韩信一个慌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躲到了一旁半人高的灌木背后,在自以为很浓密的树枝的遮蔽下往池子里偷瞄。


 


 


 


5


 


只见原本平静无一丝波澜的水面自池中心的一点始泛起涟漪,涟漪中心有淡淡的血色晕染开,水纹逐渐扩大。


 


韩信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处,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哗啦——”


 


一道白影破水而出,水花四溅,还未落回水面就已化作一片氤氲的水雾,飘浮在光下,将那人露出水面的上半身虚裹着,仿佛置身于缥缈云雾之中。


 


雾气渐散,白皙如玉的肌肤暴露在天光之下,比那件有熠熠光彩的白色羽衣还要夺目万倍,仿佛沾上任何东西都是一种玷污。三千银丝如雪如瀑垂于腰间,前一刻发尾还淌着水珠,下一刻便像方才的水雾一般落在空中悉数散去。林间山风轻易带起发尾,露出背部绝美的线条。灵动的肩胛骨好似随时就能伸展出一双柔韧修长的羽翼。


 


韩信的心砰砰直跳,活像是闯进了一只横冲直撞的小鹿。他活了快二十年,第一次见到如此场景。在守信村,偷看女子洗澡是要游街批评的。


 


怎么会有人光是一个背影就能美到让人无法呼吸呢?


 


韩信屏住呼吸,动作缓慢地挪动自己的位置,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看看池中人的正脸长什么模样。


 


脚下不小心踩到枯枝发出“吱呀”的声响,韩信动作一僵。


 


“是谁?”


 


宛如从雪山淌下的泠泠清泉,语气间自带一股清冽。明明隔着不算近的一段距离,却好像面对面说话一般无比清晰的落入韩信耳中。


 


韩信直愣愣的对上那道看向自己的目光和一副用世间最美好的辞藻都无法形容的绝色容颜,半晌无法动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我滴个亲祖宗啊……


 


祖母说的仙女,竟然真的存在?!


 


 


 


6


 


李白眉头微蹙,略有恼意。任谁在洗澡的时候被偷看都不会有好心情吧?更何况,李白一只脾气不太好的鸟,啊不,神鸟。


 


李白的本体是一只白凤,化为人形至今已有数百年。他刚从天界的变故中逃出,满身血污,正好借这口池子疗伤清洗一番,顺便在凡间避避风头。选择凤栖山是因为此处灵气充沛,而且他曾经来过这里。上回随手帮忙处理了表兄修炼时失控的天火,救了凤栖山附近的村民,想不到那些村民们还在此处为他建了庙。


 


李白疑惑偷窥之人为何一动不动,侧过身欲从水中走出,清可见底的池水方才没过腰线,再往下一些的光景隐约可见。


 


韩信只觉得鼻头一热,猛的回过神来,捂着鼻子撒丫子就跑,边跑边梗着脖子喊道。


 


“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跑的是真快,一下子就没影了。


 


 


 


7


 


李白的表情很不妙,连着池子里的水都被火气蒸热了几分。


 


被偷看已经足够不爽了,还被认错了性别。


 


老子是公的好吗!


 


李白从水中轻盈跃出,身上的水珠像蒸发一般迅速散入空中。白玉般的足尖轻点,落在灰褐色的圆石上,紧接着李白发现了一件更糟糕的事情。


 


他的羽衣不见了。


 


李白的羽衣是由他的一部分尾翎化成,他最近正是虚弱期,失去了羽衣,他没办法飞得很远,更别说回到天庭。赤凤那伙人还在追捕他……


 


李白“啧”了一声,面上覆了一层薄霜。还真是祸不单行,倒霉事一件接一件。


 


谁能拿走他的羽衣?难道是刚刚那个小子?


 


按理说这周围他本是设了一层禁制,一般人走近便会被引导着拐到另外的方向,那个小子是怎么进来的?


 


李白素手一挥,随意幻化出一件普通的白衫。比平时稍重的像是在克制的呼吸声宣示着李白正处在发怒的边缘。


 


韩信当时听故事的感慨没错,被偷了羽衣的仙子,确实是非常生气的。


 


 


 


8


 


逃出来的韩信仍然心有余悸,稍稍平复了心情之后又忍不住回想起刚刚的画面。


 


真美啊。


 


韩信一边走一边回味,这就是仙气啊!终于让他闻着了。


 


“嘿兄弟!你这一脸痴傻的是撞邪了么。”


 


迎面碰上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刘邦,旁边还有一个张良。


 


如果说韩信是手欠的话,刘邦就是嘴欠了。


 


要是在平时,韩信肯定毫不留情的怼一句“撞的就是你”回去,不过此时他没那个闲功夫理会刘邦。敷衍地应了声:“回头再跟你说。”再一把拍掉刘邦搭在他肩上的手,看到刘邦身后的背篓突然间想起什么,“糟了,我答应了今天帮祖母送东西的,特意早点回来,结果……哎不说了我先走了,告辞。”


 


刘邦一手托着下巴,满脸耐人寻味的表情,看着韩信远去的方向,说了句:“肯定有问题。”转回头立马换了一副狗腿的脸,笑眯眯地看向身旁人,道:“子房你说对吧。”


 


“……”张良表示不想理他。


 


两人继续朝着凤栖山的方向走,又碰上了一个人。


 


是循着韩信的足迹跟出来的李白。


 


刘邦走不动步了,呆呆地看着来人。作为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村民,刘邦这种反应是在是太正常了。


 


凤栖山出口人来人往,脚步杂乱,李白不想浪费自己所剩无几的精气去追踪一个凡人,于是就……跟丢了。


 


察觉到了两束注视着自己的视线,李白也停住步子回望过去,淡色薄唇几不可闻地掀动了一下又立刻抿成冷然的细线,似乎在等对方先开口。


 


常年在天宫生活的白凤仙君并不是很懂如何与凡人交谈。


 


好在刘邦是个话头多的自来熟,跟谁都能交谈。


 


被张良刻意的轻咳声唤回了魂儿,刘邦整理了下仪态,自以为风度翩翩地走上前,对着李白说了一句话。


 


“这位姑娘,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只一句就让李白的脸瞬间变黑。


 


“……”这个村里的人是不是眼睛都有问题???


 


要是李白知道他在守信村流传的故事里以仙女的身份存在了六十多年,李白估计要气得掉毛。


 


张良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刘邦,腹诽了一句“人和人的头脑……”。


 


 


 


9


 


“你说前面那个人?韩信啊!我认识我认识,可熟了!姑……公子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刘邦挠挠头,对认错人家性别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避免尴尬。


 


“寻物。”李白淡淡开口,惜字如金。


 


“寻物……?你东西掉了吗?”刘邦重复了一遍确认着,然后恍然大悟的笃定道,“那就没错了,肯定是那小子拿的。别人不知道他的毛病我可清楚得很!怪不得刚刚走得那么急……”


 


看着李白眸中亮起的光,刘邦思忖片刻,又继续道:“若真的是他拿的,我们必定归还。不过还恳请公子不要声张,这事在我们村挺严重的,我可不想害自己的朋友。”


 


“我只要找回我的东西。”李白垂眸略微颔首,算是做出了退让。


 


一行人来到韩信家门口的时候,韩信刚被以不守时为由家法伺候完一顿。一回头看见李白,韩信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再看到一旁的刘邦张良,韩信的脑子清醒了。


 


不是幻觉,是真的。人家上门问罪来了。


 


祖母这会儿还没消气,要是再被她知道她孙子偷看别人洗澡,估计就要被逐出家门了。韩信忍不住为自己的前程感到一阵悲凉。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于是抢在李白开口之前,韩信一个健步冲到他面前,双手搂着李白的肩,一脸郑重道:“我会对你负责的。”


 


“……”


 


鸦雀无声,一脸懵逼,目瞪口呆。


 


从里屋刚走出来的祖母听到孙子这句话,手里的簸箕掉在了地上,撒了一地的苞米。


 


 


 


10


 


“这是……”祖母明显没反应过来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


 


“奶奶!”韩信果断地裹起李白纤细的手腕,微凉细嫩的腕子与温热带着薄茧的手掌相触,两人俱是一个激灵,但是韩信没有退缩!坚持把人拉到祖母面前,硬着头皮说完自己的台词:“我要娶她!”


 


“……”


 


雅雀无声,一脸懵逼,目瞪口呆。


 


“我……”李白从未经历过如此让他无法掌控的场景,他只是来要个羽衣,怎么还把自己给搭上了???


 


“你别说话,我来说。”韩信怕李白还是要告状,连忙打断,“从看到她第一眼,我就知道这辈子非她不娶了。”韩信头一回如此庆幸自己的脸皮够厚,要不然这么肉麻的词他还真说不出口。


 


现场是一地的鸡皮疙瘩。


 


李白被这一通狂热的表白搞的莫名其妙,心里有点奇怪的触动,但他还是要提醒一下这个可能偷了他羽衣并且眼瞎的家伙。


 


“我是男的。”泠然若山泉,低醇如陈酿,裹挟着淡淡的雪松气息。很好听,但很明显是个男子的声线。


 


“男的……男的我也要!”韩信心里咯噔一声,不过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


 


雅雀无声,一脸问号,目瞪口呆。


 


“真是太感人了。”刘邦虚假地作小声啜泣状,拉起张良的手,深情道:“我也等不及了,子房,我这就去你家提亲!”


 


张良:“……醒醒,该搬砖了。”


 


 


 


11


 


然后李白就留在了韩信家。别问为什么,李白自己也不知道。


 


那天上门寻羽衣被疯狂表白之后,李白因为伤刚恢复太过虚弱而晕倒昏迷了,韩信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照顾了一天一夜。李白醒来时,韩信正趴在他的床边熟睡,月光洒在他坚毅俊美的面庞,眼眸下一圈乌青,看样子是累极了。


 


说没有触动肯定是假的。


 


为何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凡人都能如此待他,而同门一起修炼百年的师弟却要置他于死地?


 


在韩信家中这几日,李白也询问了羽衣的事,但韩信坚定地表示他没拿,甚至发誓:“如果我真的偷了那件羽衣,就天打五雷轰!”


 


门外突然“轰”的一声巨响。


 


李白挑眉看着韩信,韩信当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打开窗户冲着外面凶巴巴地大喊了一句:“谁家的小孩儿!别在我家门口放炮!”


 


总之李白暂时住了下来,也先不追究羽衣的事了。等调养好身体,他自有方法找到他的羽衣。


 


唯一让李白有些无奈的就是在韩信家的这几日,他接受的完全是韩家准儿媳的待遇。这守信村规矩那么多,想不到民风如此开放,男女皆可通婚。


 


但他李白是堂堂白凤仙君,怎么可能屈尊嫁给一个凡人?


 


 


 


12


 


话说回来,李白的羽衣到底哪去了?


 


天界桃源,一位手持羽扇的仙君懒懒斜倚在桃树下,摊掌接住一片嫣红桃瓣,往虚空一散,便化作一条红色飘带,缠绕在如玉指节间。


 


姻缘天注定。


 


 


 


13


 


“那后来呢???”小萝卜头一号二号三号围着中间讲故事的人,叽叽喳喳的问道。


 


“后来啊……”韩信眉眼间尽是化不去的笑意,“后来仙子就和凡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


 


“为什么呀?仙子为什么要和凡人在一起?”小萝卜头一号拧着眉头,满脸写着想不通。


 


“可能是因为那个凡人勤劳勇敢聪明机智身手矫捷气度不凡,还长得特别帅吧!”韩信盲目分析之后如是说道。


 


李白刚好从旁路过,听到某人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个臭不要脸的。


 


回头撞进一汪满是爱意的眸子,春水微漾。


 


忍不住弯了唇角,像是藏着一抹三月的春风,惹人心醉。


 


他堂堂白凤仙君,竟真的败给一个凡人。




 


【END】

评论
热度(1043)

© _(:з」∠)_ | Powered by LOFTER